联系我们:微信:qhltcn(扫码) | QQ:116589960(扫码) | 微博:qhltcn(扫码) | 客服:
返回列表 发帖

足足花费了十年 希腊终于走出了衰退

足足花费了十年 希腊终于走出了衰退

在结构性改革、外部经济环境好转等因素助推下,希腊经济也逐渐复苏。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对希腊经济的最新评估中表示: “经历了一次深度而持久的萎缩之后,经济增长终于回到了希腊”。

GDP数据表明,希腊可能已经走出了衰退。2017年,希腊经济增长1.4%,IMF预计,2018年希腊GDP增长率将上升至2%,2019年将增长2.4%。

同时,希腊的第三轮也是最后一轮救助计划也将在今年8月退出。第三轮救助协议于2015年由希腊政府与国际债权人签订,债权方同意在希腊履行一系列改革承诺的基础上,向其提供860亿欧元救助资金。

在一定程度上,希腊的复苏受益于外部环境好转,尤其是欧元区经济普遍强劲增长。2017年欧元区经济增长十年来最快。但IMF表示,这也归功于希腊自身痛苦的结构性改革,大规模宏观经济稳定的努力。

那么,希腊经济是柳暗花明了吗?

悲观的观点认为,考虑到国际贸易局势恶化、失业率居高不下、希腊财政将被迫长期维持紧缩、美联储引领国际金融紧缩等几方面看,希腊经济前景依旧不容乐观。

希腊经济只是缓刑 而非赦免

IMF通过将希腊经济萧条与其他和平时期的主要经济萧条对比发现:希腊过去十年经历的经济萧条,深度和1929年爆发的经济大萧条相当,持续时间还要更长。它现在是和平时期最大的萧条。



希腊经济萧条与其他主要和平时期经济萧条对比 (图源:IMF)

事实上,长达十年的经济萧条使得希腊经济依旧是千疮百孔、遍体鳞伤。高失业率依旧困扰着希腊。希腊25岁及以上成人失业率在衰退最严重时,达到25%以上,目前仍然超过20%,而青年失业率则高出两倍。

IMF还称,2016年结构性失业(商业周期中平均超过工作岗位数量的人数)比例为15%,预计将在未来二十年内逐渐下降。希腊许多年轻人找到工作时,可能已经步入中年。换句话说,经济萧条毁了希腊整整一代人。

同时,目前国际贸易环境逐渐恶化,出口下滑导致2018年欧元区GDP连续两个季度下滑,二季度GDP季环比初值0.3%,创两年最低,希腊经济也难免受到波及。

而且,希腊的财政状况仍然极不稳定。IMF预测显示,希腊绝对没有财政扩张的空间,尽管有迫切的需要,尤其是为了缓解极高的贫困率。希腊仍有四分之一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但是,希腊政府被迫接受严格的财政目标的束缚,几乎要无限期地维持财政盈余,以换取欧元区债权人一揽子债务减免。

欧元集团2018年6月22日的声明显示:欧元集团欢迎希腊承诺在2022年之前保持GDP3.5%的财政盈余,未来继续确保其财政承诺符合欧盟财政框架。欧盟委员会分析表明,这意味着在2023年至2060年期间,平均主要盈余占希腊GDP的2.2%。

实现这一比例的财政盈余,不仅取决于保持财政审慎,还依赖强劲的GDP增长。福布斯作者 Frances Coppola 表示,如果希腊经济增长步履蹒跚,那么主要盈余目标将不达标,希腊政府将被迫加税和削减公共开支,这又将进一步加剧经济下行趋势,陷入恶性循环;下一次经济衰退不可避免会到来,而主要财政盈余却需要维持四十多年,希腊将再次通往大萧条之路。

实际上,IMF也不认为欧元集团设想的财政盈余远期是可以实现的。它表示,在这么长时间内实际可维持的最大盈余为GDP的1.5%。如果它是正确的,那么希腊的财政可能很快就会出现重大恶化。

风险还不止于此。希腊目前的债务利率非常低。但当欧元区债权人持有的债券到期时,它必须在金融市场上再融资,如果可以的话。Frances Coppola 称,可以肯定的是,希腊再融资将需要支付更高的利率,这将对希腊偿债能力构成威胁。实际上,美联储引领的全球金融紧缩,对于希腊沉重的债务而言,也绝非是好消息。

IMF驻希腊代表团团长 Peter Dohlman 说:“希腊需要同时实现高GDP增长,并在多年内实现大规模的初级财政盈余,使公共债务处于下行轨道。”

Frances Coppola 表示,由于IMF评估人员坚持认为大规模的初级财政盈余会拖累希腊经济增长,因此不难推断出IMF认为希腊最终需要更多的债务减免;虽然欧元区对此不会喜闻乐见,但IMF可能是对的,这也意味着希腊只有缓刑,而不是赦免。Frances Coppola 说:

在几年后,当希腊再次面临债务违约和退出欧元的选择时,债务减免的代价几何?

除非欧元区各国政府改变主意,否则要价会更高,或许还会出现另一次大萧条,希腊确实将要承受更多痛苦。

“一带一路”为希腊经济注入新活力

长期以来,希腊经济的重要支柱是旅游业,每年来希腊的外国游客约1600万人次,超过希腊的总人口数。旅游业每年为希腊带来约140亿美元的收入。

但有分析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项目在巴尔干地区落地,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正为希腊经济注入新活力,希腊也将成为“海上丝绸之路”中关键的一环,成为欧亚非运输的枢纽,吸引更多的投资。

对于前往欧洲的中国船只,通常在穿越苏伊士运河之后,再开往鹿特丹或汉堡等欧洲北部港口,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下称比港)地理位置相对接近亚洲,如果巴尔干地区能够提供现代化的公路和铁路,将是一个更具吸引力的选择。

2013年2月底,希腊政府将比港的铁路站连接上了欧洲铁路网络,并已经开始了实际营运。2014年12月,中国、匈牙利、塞尔维亚、马其顿和希腊共同宣布,将匈塞铁路南延,将一同建设“中欧陆海快线”。这条快线南起希腊比港,经马其顿斯科普里和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北至匈牙利布达佩斯,其中塞尔维亚段已于2017年11月开工建设。



这条线路比中欧之间传统的经过直布罗陀海峡绕道大西洋,在鹿特丹港或者德国汉堡港上岸,再经铁路运输到欧洲腹地的路线,大约要节约8-12天左右的时间;比先海运至斯洛文尼亚科佩尔港,再经公路运至布达佩斯节省了5至6天。中国的货物可以经过希腊进入欧洲腹地,同样的,欧洲的货物也可以经希腊出口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地区。

这项计划已经吸引了华为、惠普、现代和索尼等大型公司在比港开设物流中心,并将该港口作为其在中欧、东欧以及北非的主要配送中心。

根据希腊经济和工业研究基金会报告显示,单单是比港这一个项目带来的产业联动效应,未来每年将为希腊经济带来额外51亿欧元的长期收入,到2052年前将累计增加12.5万个就业机会。
官方开户、量化、广告及合作事宜,微信:qhltcn  QQ:116589960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