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微信:qhltcn | 微信群:点开扫码 | QQ:116589960 | QQ主群:65771077 | 量化编程群:84426168 | 外盘期货群:92869075 | 期货杂志群:15274076;
返回列表 发帖

特朗普对华态度放软,称愿重新考虑对中兴处罚

特朗普对华态度放软,称愿重新考虑对中兴处罚

中兴上周表示,由于不能获得所需的美国零部件,已经暂停了“主要经营活动”。该公司拥有7.5万名员工,在160多个国家开展了业务。 Johannes Eisel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上海——正当中美两国就贸易问题针锋相对,并在下月美朝历史性会面之前精心部署之际,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麻烦:属于第二梯队的中国电子产品制造商中兴。

该公司上周表示,在受到美国商务部处罚后,已 经暂停了“主要经营活动” 。周日上午,特朗普总统表达了重新考虑该处罚的意愿,令华盛顿许多人大感意外。他似乎还在收回美中贸易谈判中咄咄逼人的边缘政策。

在一条推文中,特朗普说他正在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合作,防止这家有着7.5万雇员的公司倒闭。

“中国会损失太多工作,”特朗普写道,“商务部已经得到了指示,要解决它!”

美国政府一直称中国在进行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并且对此一直态度坚决,对于这样的一个政府,此番示好似乎有些走调。特朗普在推文中对中国就业的关切——这与北京对该问题的论点形成呼应——也有悖拿回流失到中国的就业岗位的承诺。

通过表示美国将努力让中兴起死回生,特朗普还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将美中关系的压力减轻了。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的会面已经被定在了下个月,并且将依靠中国,后者正以与金正恩对话的中间人自居。

在两周的经济威胁后,美国和中国官员一直在来回搭乘14个小时的航班,以通过谈判避免即将到来的贸易战。习近平的首要经济顾问刘鹤预计将于本周访问华盛顿,来看看双方是否能取得进展。


去年,特朗普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如果说中兴的复活缓和了贸易紧张局势,它同时也可以表明,全球最大的这两个经济体日益陷入的技术冷战将何其棘手。

美国只需禁止一家公司使用美国制造的零部件便可将其压垮, 这样的能力成为一个鲜明的证据,证明了北京对于过分依赖美国技术的判断。 违反美国对伊朗和朝鲜贸易管制 后未能惩罚其违规雇员,这样的公司如果得到赦免,可能会给美国树立一个棘手的先例。

尽管电子产品供应链依然紧密相连,但两个国家都不会把敏感或核心技术的交给对方。这意味着达成长远的协议是很困难的。中国不会放松旨在培养自力更生能力的工业政策,比如《中国制造2025》。同样,美国对中国企业的信任也不太可能增加。

然而眼下,特朗普似乎暗示他希望结束僵局,回归常态。

被问及总统的推文时,白宫发言人林赛·沃尔特斯(Lindsay Walters)说,特朗普预计美国商务部长小威尔伯·L·罗斯(Wilbur L. Ross Jr.)会“遵照适用的法律法规,进行独立的判断,依据事实解决涉及中兴的监管行动”。

周日晚些时候,特朗普又发了一条有关对华贸易的 推文 。“中美两国在贸易上合作愉快,”他写道。“ 放心,一切都会解决的!”

但这个180度大转变令很多人摸不着头脑。

特朗普因保护中兴的举措而受到国会议员的抨击。“你应该更关心国家安全,而不是中国的就业,”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当·席夫(Adam Schiff)发 推文 说。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在 推文 中写道,“先帮帮一些美国公司怎么样?”

在中美就中国的贸易行为举行的一系列贸易谈判中,中兴倒闭的可能性被认为是主要的筹码。如果特朗普发布这条推文是宣布他做出了巨大的让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可能会得到什么回报。


在位于中国深圳南山区的中兴通讯总部的制造车间,一名员工正在监控机器。 Brent Lewin/Bloomberg
“考虑到他就贸易问题向北京施加的压力,我不理解他对中国就业岗位的担忧,”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技术和安全专家亚当·谢加尔(Adam Segal)说。他接着表示这“与源源不断发出的有关中兴的安全警告相悖”。

美国商务部上月禁止七年内向中兴出口美国的技术,称中兴违反制裁规定,后又对惩罚措施的执行情况撒谎。商务部周日称不予置评。

中兴去年同意了一笔与违规行为有关的12亿美元(约合76亿元人民币)罚款。但现在,被禁止使用美国的微芯片、软件和其他部件后,中兴面临无法制造电信设备和智能手机的可能。

中兴自称业务遍及160多个国家。尽管美国的大型无线运营商出于安全考虑没有使用该公司的电信设备,但它是美国的第四大智能手机品牌,位列苹果(Apple)、三星(Samsung)和LG之后。

美国的谈判团队本月 到访北京 时,中方官员对中兴受到的处罚提出了反对。美方官员对中国政府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包括停止对先进制造业的一切补贴。双方没有达成协议。

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技术政策顾问保罗·特廖洛(Paul Triolo)表示,商务部上个月的行动很可能令一些高级政府官员感到意外。特廖洛曾在美国政府担任高级职位,当时主要关注中国的科技实力。

“在政府内部,关于严惩中兴的代价和好处,几乎肯定存在分歧,”他说。他还表示,美国扼杀中国第二大电信制造商这样的画面,肯定不利于更广泛的贸易和技术政策谈判。


2016年,华为MateBook在北京举行的一场活动。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他表示,中兴通讯停牌“正值中美关系微妙之际,已激起了严重的科技民族主义狂热,”他说。“没人希望看到iPhone在中国大城市街头被砸碎”。

特朗普总统的这条推文表明,他有意提供非常规或与此事不相关的让步,以此敲定协议,这一类让步通常是给政府谈判人员在更严密的谈判过程中使用的。但总统介入拯救这家中国公司的行为也可能被认为削弱了美国商务部的贸易管制权力。因此,它可能会削弱将来此类控制措施应用于其他公司时的有效性。

美国商务部去年与中兴通讯达成的和解协议中曾提到,可能会禁止该公司使用美国的技术长达七年。上个月,在商务部启动该禁令前,中兴承认,它没有彻底惩罚那些参与规避制裁的员工,尽管它在协议中做出了相反的声明。但该公司请求商务部推迟做出反应,给它留些时间进行内部调查,以确定管理层为何没有惩罚那些员工。

“就算给中兴留出更多的时间完成内部调查,也无法抹去该公司最近对美国政府做出的一系列虚假陈述,”商务部在上个月的政令中表示。

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研究员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特朗普在表达对中国就业问题的担忧时,重申了北京关于中兴即将倒闭所做的论述。

“工作岗位是一个讨论要点,”甘思德说。他还表示,特朗普在Twitter上谈论中国的就业问题,表明“它应该是对话的一部分,很可能是中方的论述”。

实际上,中兴对中国的意义绝不仅限于工作岗位。作为蜂窝网络基础设备的制造商,该公司在中国的创新动力以及扩大境外技术影响力方面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对于 中兴在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华为 ,美国政府也在调查它违反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等国制裁的情况。华为比中兴的规模大得多,对中国工业政策计划的重要性也大得多,所以它在贸易谈判中可能是一个更重要的筹码。

美国的情报机构多次针对中兴和华为提出了安全警告。这两家电信设备制造商与中国政府有着密切关系,美国国会2012年的一份报告警告称,允许这两家公司构建美国的蜂窝网络将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孟宝勒(Paul Mozur)是《纽约时报》驻上海记者,Raymond Zhong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Ana Swanson自华盛顿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论坛事务联系QQ:116589960,微信:qhltcn ,Email:kefu#qhlt.cn(#改为@)

返回列表